详情页标题前

砸碎传统的枷锁:技术怪咖Freak X的前世今生

 

[钟表文化]时光总在不经意间悄悄流逝,就像指针恬静地划过表盘一般,霎眼间,二十一世纪已过去了五分之一。回首这逝去的二十年,腕表世界的变化简直覆地翻天,在经历过石英危机后三十年机械表漫漫复兴长路后,传统与革新成为了近二十年间所有腕表品牌都必须面对的严肃问题,一个个古老的专业词汇从泛黄的文献中再次跃动在时代前列,与那些冰冷而又现代感十足的高新技术交织在一起,成就了腕表世界的又一度革新。

 卡罗素——FreakVision腕表

      无论怀表或是腕表,若想准确,最重要的无疑是擒纵机构。陀飞轮,本是18世纪末时钟表大师宝玑先生的一项伟大发明,两百年间不断有人对其改进与完善,并在广告中一再强调它的优异,于是,流行到火热,甚至歌神陈奕迅在十年前以它命名一首单曲。有趣的是,在历史长河中另一个与陀飞轮一时瑜亮的特殊擒纵机构,也在千禧年后再度浮现,它就是卡罗素。

 FreakOut腕表

      如果这是一篇专业论文,我可能会用上万字把陀飞轮和卡罗素的功能、结构、异同、优劣剖析得明明白白,但是相信屏幕前的你不会有太大的兴趣,对于绝大多数钟表爱好者而言,您只需要知道它们都是为了让表走得更准应运而生,陀飞轮就像一个高级的秒针,通常一分钟运转一圈,卡罗素比陀飞轮晚生了将近一百年,结构更复杂、转速也远远慢于陀飞轮,但加工制造更容易,所以在历史上一度被调侃作 “平民版的陀飞轮”。

早在2001年,新世纪刚刚浮现第一缕曙光的时候,雅典推出了一个划时代的作品——名为Freak,打破所有人头脑中腕表桎梏的“怪咖”。作为雅典复兴基石的技术研发负责人Ludwig Oechslin无疑是Freak系列问世的最大功臣,正是他,将双向擒纵、卡罗素、硅材料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技术黏合在一起,天马行空的打造出Freak这一惊世骇俗的腕表。

毫不夸张地说,无论外观、设计、功能、结构还是高新材料的运用,Freak都迥异于它所处的那个时代。表盘上的那组齿轮整体绕着表盘中心运转,60分钟一圈,暂作分针使用;它的下方有一个粗壮的金色三角,则是腕表的时针;至于表冠则被可旋转的表圈代替,上层表圈用来调整时间,表背处的下层表圈则用来上弦。这些设计从最初的Freak开始确立,一直沿用了20年,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,卡罗素成为了真正可以与陀飞轮一较高下的复杂装置。

 2010年 Freak Diavolo黑魔王

      这20年间,我们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产品突破、技术更迭,从Freak DIAMonSIL®的钻石硅材料,到Freak InnoVision中擒纵结构全面硅化,再到Freak Diavolo黑魔王将陀飞轮和卡罗素汇聚一身;此后,Freak Cruiser和Freak Lab两始在复杂的机芯上做减法,从设计到结构都变得更为轻盈;2017年SIHH上推出InnoVison 2,十项新技术开启了对下一个十年的技术革新畅想;再之后,就是Freak系列近两年的全新风向——Freak X,一款打破Freak定式的新世代作品。

 2019年 Freak X腕表

      仔细想来,Freak X是20年间最不一样的一款Freak,因为,20年来第一次,Freak系列拥有了表冠。我想,这也正是雅典为了平衡价格与技术所做的最大妥协,为了简化机芯结构,同时也为了让它更像一只入门级的腕表,不过对于资深Freak粉丝而言,表冠的增加还是颇具争议的。

 UN-230机芯

      当然,深层次的技术考量上,Freak X放弃了以往的恒定动力系统,机芯融合了UN-118(自动舵+硅基钻石晶体生长技术DIAMonSIL)与UN-250(“磨床”自动上链系统),大幅减少了零件数量;同时,外露在表盘上的齿轮组也同样进行了简化,又进一步加大摆轮尺寸,化繁为简的同时又平衡了视觉效果。

 Freak X冰川腕表和岩浆腕表

      2001年独树一帜异军突起的Freak,虽然如此吸引眼球,但是却略嫌曲高和寡了些,究其原因,价格可能是一个重要因素。我并不是否定它的性价比,毕竟复杂如斯,价高是没错的,但是消费者的购买力总是有限的,腕表市场繁花似锦,同等价位可选项太多了。

相对而言,Freak X在技术与价格之间找到了新的平衡点,比起动辄70、80万的Freak系列作品,Freak X腕表更像是一款入门级产品,不到15万上下的定价显得更有说服力,可以让更多爱表人更轻松地拥有这一鼎鼎大名的腕表传奇,同时也可以培养出更多的品牌拥趸,从雅典的角度考虑,Freak X这步棋,还真是妙呀!

(本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)

 

本文来自投稿,最新版本细节请联系作者微信核实。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oozun.com/58698.html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