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散章建平遭行政监管 一家四口掷11亿炒海利生

生物 2019-02-13 14:06:35 186

  猪年春节后首个工作日,海利生物(603718.SH)发布公告,披露了上海证监局对“牛散章建平的行政监管措施。

  根据公告,上海证监局对章建平采取的是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,并不是带有强制性或制裁性的行政处罚,但此番动作再次引发了市场对于这位牛散的关注。

  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牛散,以5万元资金入市却赚得20亿元的身家。而章建平前两次引起市场关注,是2016年参与乐视网定增,浮亏超过9亿元;2017年大手笔买入中兴通讯,却遭遇此后中兴通讯复牌的连续8个跌停。

  据公告,章建平在2018年4月到5月、2018年10月到11月、2018年11月到2019年1月等三个阶段,总计豪掷超11亿元,购得海利生物15.37%的股权。而这场大戏将以怎样的结局收尾,只能拭目以待。

  由于章建平及一致行动的不断买入,他对于海利生物的持股比例,在2018年10月15日前后,就已经超过了5%。到2018年11月1日,持股比例达到5.37%。

  根据证监会的监管措施决定书,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对海利生物的持股,在2018年10月15日达到3220万股,持股比例为5.0007%;在2018年10月18日到11月1日之间,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,继续增持海利生物股票,最后达到3458万股,持股比例增加到5.37%。

  根据《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》第十三条,投资者持有一个上市公司股权达到5%时,必须在发生之日起3日内,编制权益变动报告书,向证监会、交易所提交书面报告,上市公司必须予以公告;更重要的是,在这3天之内,不得再进行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。

  海利生物在10月和11月的几个时间节点,编制了权益变动报告书,并且进行了公告。

  但根据上海证监局《关于对章建平、方文艳、方德基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对决定》,章建平在2018年10月到11月前后的交易行为,违反了《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》第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。也就是说,虽然公告了权益变动报告书,但是在3天的时段之内,还是进行了交易。

  “出具警示函并不算是行政处罚,不具备制裁性,也不会对责任人的行为、权利受到限制,而是证监会的一种监管措施。”一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根据公开资料,证监会的监管措施共分为五种,分别为:监管谈话、谈话提醒、重点关注、出具监管关注函、出具警示函。

  根据公告,章建平最开始买入海利生物股票,是在2018年4月10日到4月13日,当时章建平在二级市场以12.24到12.98元之间的价格,买入了921万股。一直到当年5月10日,章建平一直在这个价位不断买入公司股票,最终合计买入超过1400万股,耗资约为1.76亿元左右。

  章建平的大举买入导致股价迅速上涨。从2018年4月到5月底,海利生物的股价从10元左右上涨到最高16元左右,涨幅超过50%。

  但此后,海利生物内部事件频发。当年6月16日,公司公告,公司董事兼总裁刘巨宏先生因为个人原因辞职;几个月后,副总裁王利枫叶因个人原因辞职;7月27日,公司公告,公司员工持股计划此前买入的股票,7月26日之前已经全部出售完毕。

  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,2018年7月到9月,海利生物的股价遭遇惨烈下跌,从7月份的16元左右下跌到9月份的最低7元左右,股价也跌到了2015年5月以来的最低,“牛散”章建平面临巨额账面损失。

  章建平不得不进行补仓。根据公司公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,10月8日,章建平的一致行动人方文艳,通过大宗交易,以7.93元的价格,买入公司股票1360万股,耗资1亿元。这笔交易让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成本从12元左右下降了不少。

  而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对海利生物的持股比例,第一次突破5%,是在2018年10月15日。

  根据公司公告,截至当年10月12日,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总计持股为3207万股,持股比例为4.98%。

  而就在当年10月15日,章建平的一致行动人方德基通过二级市场买入海利生物股票13.2万股,使得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突破举牌线%,海利生物随即发布了权益变动报告书。

  根据海利生物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,章建平与方文艳为夫妻关系,方文艳与方德基为父女关系。

  章建平1966年出生,住所和通讯地址为杭州市下城区。方文艳出生于1968年,住所和通讯地址为浙江省临安市太阳镇。方德基则出生于1944年,住所和通讯地址为浙江省临安市横路乡。

  “章建平的持续买入,实际上对海利生物的股价起到了救市的作用,挽大厦之将倾。”深圳某私募基金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评论说。

  根据海利生物2018年7月29日的公告,控股股东上海豪园科技发展有限公司、实际控制人张海明及一致行动人,承诺自2018年7月30日到2019年7月29日的12个月之内不减持公司股票。

  而上海豪园、张海明及一致行动人总计持有公司股票数量为3.52亿股,持股比例为54.73%。

  另一方面,海利生物发布第一次增持计划的公告。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则在2018年10月16日通知上市公司,宣布计划在10月17日起的12个月之内,继续增持公司股票,增持金额不低于2000万元、不超过4亿元。

  根据公司权益变动公告,10月24日起,章建平继续不断买入公司股票,买入均价为12元左右,在10月24日到10月31日期间,总计买入近1000万股,耗资1.2亿元左右。

  另外,方文艳则在10月30日用大宗交易的方式,以11元的价格,加仓买入600万股海利生物股票,耗资6600万元;方德基则在10月18日到10月24日之间,以10元到12元左右到价格,总计买入1635万股左右到股票,总计耗资约1.8亿元左右。

  截至2018年11月2日,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为6679万股,持股比例为10.37%。

  半个月后的11月17日,海利生物再次发布增持计划公告,宣布收到章建平的增持计划告知函,后者通知上市公司,计划在11月7日起112个月内,拿出不低于2000万元,不超过6亿元的资金增持公司股票,并且,一致行动人中,增加了一位方章乐。根据公告,1994年出生的方章乐为章建平与方文艳的儿子,住所和通讯地址为杭州市下城区。

  根据公司公告,从2018年11月7日到2019年1月8日期间,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又继续加仓了公司股票3220万股,占总股本比例为5%,买入的价格在11元左右到15元左右,如果以13元计算,则耗资4.19亿元左右。

  而截至2019年1月8日收盘,章建平及一致行动人,持有的海利生物股份总计已经到到9899万股,占海利生物总股本的15.37%。

  也就是说,牛散章建平这一次,从2018年4月开始到2019年1月8日,豪掷超过11亿元,买到了海利生物15.37%到股权。

  而章建平的买入,也让海利生物的股价,从2018年9月底最底的7元左右上涨到2018年11月底的最高接近16元,迅速翻倍,目前其股价维持在12元左右。